当前位置: 北京 > 文化新闻 > 中国文化IP如何破局

中国文化IP如何破局

2019年10月23日 15:10 来源:北京青年报 

  中国·北京国际版权授权大会落幕

  中国文化IP如何破局

  10月22日,中国·北京国际版权授权大会落下帷幕。围绕文化IP(其原意为知识产权,伴随着新媒体的崛起,文化IP已经成为一种文化产品之间的连接融合,有着高辨识度、自带流量等特质的文化产品)的使用和利用问题,无论是国家文化单位的管理者,还是文化市场和文化企业的运营者,结合实际工作和现实情况进行了分析和探讨。

  对于具体的领域、行业和组织来说,IP的授权、研发和使用,尽管还面临着很多的问题和困难,但更重要的是,各方积累了众多的经验以及解决办法。

  面对发展文化产业的大局,面对中国文化走出去的大局,如何突破现有局面,让IP走上一条良性发展道路,成为了这两天文化工作者们热议的话题。

  破局·经费

  文创产品收益用来再研发

  近日,在一场名为“博物馆IP艺术品授权产业论坛”上,天津市博物馆文创部主任魏鹤称,国内好多公立博物馆,受多方因素影响,文创产品IP研发起步较晚、步子较慢。如何突破这一瓶颈,进入快速发展的轨道?在她看来,走博物馆+高校+市场企业三者产学研相结合的路子会比较好。

  论坛上,据魏鹤介绍,天津博物馆是国家一级博物馆,藏有现代历史文献等各类藏品近20万件,“我们是财政拨款的事业单位,文创产品经营收益全部用于其它文创产品的再研发。”

  她还表示,为了更科学地利用政府财政拨款,他们在研发方面有着自己独特的思路,除了推出卡通人物以及聚焦镇馆之宝,围绕开发生活、学习系列文创用品之外,对于在青少年中进行文物宣传和历史教育也尤为重视。

  北京青年报记者还了解到,2018年以天津博物馆藏品——乾隆时期的珐琅彩芍药雉鸡图玉壶春瓶为“主角”的立体卡通书《一片冰心在玉壶——跨越时空的经典》推出,这本立体书籍有十多页厚,针对青少年而开发,以立体的形式讲述这个国宝藏品的故事以及历史背景。这也是天津博物馆出版物中第一本立体书,销售渠道除了天津博物馆自身的文创用品店,也通过淘宝、当当、京东等网络销售。

  另外,在魏鹤看来,在博物馆文创产品研发方面,走博物馆+高校+市场企业三者产学研相结合的路子会比较好。今年3月,天博与天津美术学院共同创办了第二届天津博物馆文创产品设计大赛。收到的以各种形式寄来的参赛作品近百件。来稿作品以天博馆藏文物为依托,设计作品涉及教育、食品、生活、旅游等领域,具有较强的实用性。

  破局·授权

  清晰界定博物馆资源授权内容

  在博物馆与市场企业的合作方面,中华民族文化艺术基金会理事长白国庆先生表示,今年博物馆馆藏资源授权峰会在北京召开,国家文物局公开发布博物馆馆藏资源著作权、商标权和品牌授权操作指引试行,首次就博物馆资源授权内容作出了清晰的界定,实现为博物馆馆藏资源授权政策松绑,推动海量文物资源实现向社会开放、共享,开启了新时代文物保护利用的新篇章。

  在他看来,与国际博物馆版权业务上比较成熟的模式和完善的体系相比,国内博物馆仍处于IP授权的起步阶段,IP授权是个讲求信任的行业,确实需要大家慢慢建立信任。“目前,在尚未成熟的中国市场上,博物馆授权面临着一个普遍的问题,就是如何规范被授权商家的行为,很多国内博物馆在进行文创开发时,就曾面临着这一难题。”白国庆说,有企业主动找上门寻求合作,但是因为他们不了解企业的情况,合作初期顾虑很多。

  此外,长期以来博物馆文创的同质化现象被人们所诟病,人们常常见到文创产品将文物图案简单嫁接到手机壳、书签、雨伞之上,手法单一。今后,将通过博物馆IP授权与转化,拓宽博物馆文化衍生品的产品线,扩大消费者选择的范围。而博物馆也可以迅速开拓市场,通过IP授权与合作,企业可以借助博物馆丰富的馆藏资源,迅速实现产品的更新。

  博物馆IP合作与授权在我国处于起步阶段,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研发经营的整体水平还不高,产业链尚未完全打通,这些都是需要进一步解决的问题。

  破局·出海

  优秀IP打通上下游产业链

  在2019中国·北京国际版权授权大会上,国家版权交易中心联盟秘书长李蘅指出,文化出海越来越成为中国公司现实的商业考量和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特别是在全球格局重构的大环境下,让世界了解中国,让中国文化走向世界也变得前所未有地重要。例如,前段时间火爆一时的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在文化IP上做得就很有特色。走出去不仅是文化IP,也是中国文化IP自身、文化产业的需要,更是我们国家的需要。

  “那么在文化走出去的大背景下,中国优秀的IP如何出海,是考验我们所有业界人士的一个重要的问题。”李蘅说道,在此次大会上,美国电影协会会在国际影视IP授权与开发主题论坛上,邀请各位嘉宾进行两场对话,包括全媒体时代影视IP的价值链和影视版权运营以及调研专题,打造中国特色的IP产业链和影视园区文旅小镇。

  对此,美国电影协会大中华区总裁冯伟表示,评价一部电影是否成功,绝不能把票房作为单一的标准,即使是迪士尼这样的娱乐帝国,电影票房的收入也只占到总收入的17%。其他收入都通过票房以外的渠道获得。但在中国,国产电影目前90%左右的收入还是依赖于票房,电影票房想要连续保持高速度的增长是非常困难的。

  “从这个意义上讲,产业整合和制片管理变得非常重要,需要影视产业链上下游公司的集体努力,确定发展的方向与路径,同时完善配套服务的建设。只有当IP授权领域建立了稳固的引领模式和丰厚的商业回报,中国电影才真正拥有成熟和健康的产业发展链条。”冯伟说道。

  冯伟认为,每个国家的市场应该都有它的特殊性,不可简单地复制和照搬。如何将先进市场的经验与中国国情相结合,探索出一条适合中国市场发展的发展模式,是摆在中国影视界人士面前的一道难题。

  文/本报记者 张恩杰

  探讨反思

  《大圣归来》为何游戏做不好?

  近日,由国产高票房电影《大圣归来》IP改编的游戏《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在Steam平台上线。然而数日之内,该游戏不仅没有收获电影粉丝的追捧,反遭到了游戏迷的批评,可谓是上线即扑街。作为国产影视IP在布局全产业链的道路上还要走多少弯路?让我们一同来探讨。

  国际厂牌参与制作 上线却遭网友批

  国产动画电影《大圣归来》于2015年上映,电影票房9.56亿人民币,豆瓣评分8.3,收获当年各类电影节奖项,一度被外界看作国漫崛起之作。由于电影的好口碑及好成绩,此次《大圣归来》IP改编成游戏也吸引国际厂牌的参与,其中索尼互动娱乐与十月文化、绿洲游戏联合制作,该款游戏对外宣称:“首款基于中国原创IP、由中日双方团队联手打造、将于全球发行的游戏。”

  在制作上,十月文化将负责提供世界观和美术指导,绿洲游戏联合发行;游戏制作外包给日本的HEXADRIVE;索尼互娱负责公司之间的协调。

  同时,游戏版《大圣归来》中国区售价199元,被玩家评定为“超A级”。发布平台也是国际一流的PlayStation平台和Steam平台。

  但是,该款游戏一经上线就遭到了众多网友的批评。玩家批评的主要方向为:第一,售价过贵,品质差到无法接受;第二,制作粗糙,该款游戏竟然在剧情、画面、玩法上都有硬伤,不少转场画面干脆用了电影原画,没有新意。

  错过IP红利期 游戏硬伤太多

  本来这款IP游戏会让不少电影粉丝成为最先一批玩家,娱乐营销公司鲲鹏金翅CEO徐鹏对北青报记者直言:“游戏推出的时间完全错过了IP红利期,距离《大圣归来》热映已经过去四年了,今年国内有两部动漫电影比较不错,分别是《哪吒》和《罗小黑战记》。很多观众已经忘了那泼猴和‘江流儿’,如今上线《大圣归来》IP内容等于上新一款新游戏,所以在营销上并不占优势。”

  从质量方面看,该款定价为“超A”等级的游戏却有着很多硬伤。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资深游戏公众号主理人郝春阳说:“不尊重玩家心理必然是失败的作品。游戏中不少怪物都是换了衣服再打一遍。同时,游戏中的过场是如同PPT一样的慢版动画,所有特效需要玩家自己‘脑补’,这样的质量很难过关。”

  与同名影视剧融合 好作品将获好收益

  虽然影视IP改编成游戏是新的利润增长点,但是“众口难调”,改不好就“扑街”也是事实。

  近两年国内游戏厂牌“完美世界”对于影视IP改编较有心得,同时也有不少优质产品推出,例如对《射雕英雄传》《烈火如歌》改编,资深游戏策划师叶伟介绍说:“我参与过几个IP游戏的前期研发工作,利用原著经典IP的知名度,并且与同名的影视剧进行融合互动,这样既保证了影视IP改编游戏的时效性,也使产品大获成功。”

  同时,对于国内影视IP改编游戏未来发展道路,娱乐营销公司鲲鹏金翅CEO徐鹏坦言:“无论是影视产品还是游戏产品都要做出一个好作品才能对得起IP价值。现在很多娱乐公司拿到IP就想着做游戏市场,然而只找一个游戏公司凑合开发出一款三流游戏,看似能够在产业链上占据全产业,但娱乐公司很难出现一款特别优质的游戏产品,这是对影视IP的一种耗损。做不好可以不做,要做一定做精品,才是对中国数亿玩家的尊重。”

  文/本报记者 王磊

  特别提示

  莫让盗版这条闲置的臭鱼游起来

  据《北京青年报》10月19日报道,故宫出版社在多家电商平台上发现了大量盗版《故宫日历》。电商平台发现大量盗版文创产品并不是新鲜事,但值得注意的,这次故宫出版社提到的电商平台中出现了“某鱼”的字样。据了解,这个“某鱼”是一家“闲置物品交易平台”。

  “闲置物品交易平台”是伴随着“二手经济”不断深入发展而日益火爆的一种新兴电商平台。它适应了电商平台的精细化要求,对盘活个人的“存货”,让“存量”变“流量”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然而,随着发展,二手物品交易平台也被销售盗版的不法分子看上了,甚至成为了盗版重灾区。

  实际上,“二手物品交易平台”通常是以“个人用户对个人用户”的模式为基础来运营的。加上二手物品或者说闲置物品本身就便宜,消费者购买的目的中对“实用”的追求大于对“精神”层面的追求,这就使得销售盗版的行为更隐蔽。同时一旦被发现,在法律法规的处罚层面上也存在定性定量难的问题,这些都容易被不法分子所利用。除了行政监管,企业责任必然是制止和杜绝盗版的重要力量。

  显然,这些电商平台还是有需要提高的地方。例如尽管它们设置了提醒的页面,但链接页面的点击位置是否醒目;它们设置了审核功能,但是审核是否毫无破绽?应当说,如果这些设置仅仅是应付“电商法”的权宜,仅仅成为推脱责任的借口,那么最终不仅仅是让盗版猖獗,更是让相关电商企业的社会形象一步步地恶化——因为无论是政府还是普通老百姓,特别是受盗版伤害的个人与企业,都会从中看到涉事企业社会责任的缺失,这不是靠宣传、找“背书”、广交“朋友”能够弥补的。

  目前从“二手物品交易平台”的发展趋势来看,一些“二手物品交易平台”开始将同企业的其他电商平台进行数据共享,这意味着买家信息被更多地分享,同时商户也进入到过去单纯的“个人对个人”的交易模式中,这无疑会增加打击盗版的难度。这就更需要互联网企业在技术层面上去完善预防和打击盗版的功能。

  保障消费者利益,保障文创企业利益,保障自己的利益,促进净化互联网,对于电商企业来说,“电商法”的要求是底线,社会责任的落实是良心。

  文/闵生